埃及为前总统穆巴拉克举行葬礼
来源:埃及为前总统穆巴拉克举行葬礼发稿时间:2020-04-05 09:45:15


至此,美国国际开发署在本周批准了紧急资金,又重启了该计划。然而,至于重启几乎是否对当前的疫情能起到任何缓和作用,洛杉矶时报指出,“尚不清楚”。该报道还援引达萨克说,能够认得清楚病毒,明确打击目标的做法“属于常识,而我们却都躲起来等着疫苗的出现,用这样的方法来抗击危险的病毒是不好的全球战略。”

该项目的主要参与者,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说,去年九月PREDICT团队资金枯竭,无法继续野外研究工作,而数十名科学家和研究员也因此被解散。“我们不能放弃这样大规模,具有主动预见性的流行病预警计划,这是至关重要的,”达萨克说,这项计划本该对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范起到作用,而去年的削减行动,“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短见的做法”。

中国能在较短时间内遏制疫情发展,避免出现众多人员感染和死亡,是因为我们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抗击疫情战略的首位,不惜让经济停止下来,损失数万亿人民币GDP,投入数千亿人民币的资源,集中全国力量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才取得的,而不是靠隐瞒数据、低估死亡人数。因为这么做既无意义,也无可能。用这种手法攻击中国更显得荒谬和无耻!

为什么这时候炒作“低估死亡人数”的说法?当前欧美国家疫情飞速发展,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态势,死亡人数也在惊人地增加。截止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死亡8000多人。疫情发展令许多西方人忧心忡忡,也令其反思为什么中国能控制住,他们却做不到?“低估数据论”能让某些政客、媒体心安理得地为本国控制不住疫情、病例增加速度之快、死亡人数之多找到合理的理由。

洛杉矶时报指出,特朗普在执政期间,领导政府多次做出削减全球卫生项目预算,降低全球卫生安全重要性评级等错误决策,甚至还提议削减对科学机构的资助,撤销国家安全委员会中重要的全球卫生职位等。今年初,美国立法者曾致信政府,要求其说明停止资助PREDICT的理由。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安格斯·金联合致信美国国际开发署写道,“郑重面对并预防冠状病毒和潜在的全球流行性疾病是非常重要的,这需要足够的资源,联邦政府与专家之间的配合协调。”

当地时间4月5日17时,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达到331234例,因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达9458例,治愈病例达16848例。其中,纽约州以超过12万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超过4000人,占全美新冠肺炎确诊及死亡数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西方反华势力的舆论战套路就是如此:先假借情报机构或专家之口编造谎言,然后发动媒体集中进行炒作。他们不怕被“辟谣”,因为谎言会像病毒一样瞬间传播到全世界。即使最后谣言被拆穿,他们污蔑抹黑中国的目的已达到。

“我不明白为何还不颁布全美‘居家隔离令’?” 在新冠疫情肆虐美国之际,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站出来表达了这样的不解,这也是福奇在公开场合又一次与特朗普“唱反调”。今天,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网发布文章《“自知者不怨人” ——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

曾确认160种新型冠状病毒,预警计划专门防范全球性疫情